课题组认为
2020-05-17 18:56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           

为了方便做好“三公”经费的公开工作,在《2011年政府收支分类科目》的“支出经济分类科目”中新增加了“因公出国(境)费用”、“公务接待费”、“公务用车购置”、“公务用车运行维护费”、“其他交通工具购置”和“其他交通工具运行维护”等科目。

竹立家表示,党的十八大之后,新一届党中央领导集体将改进工作作风、反对权力腐败工作作为重中之重,取得了积极的效果,政府在老百姓中的威信也得到了确实提升。而这种老百姓眼中政府公信力的提升,为未来5~10年更大层面改革的成功,提供了重要保证。“新一届政府想要保持并继续提升在老百姓中的威信,就必须对官僚主义、公款吃喝等问题给予持续高压,保证治理效果的持久性。”

30个部门中,以2012年“三公”经费预算的公布情况为标准,“三公”经费公开最多的部门是商务厅,有11个省份的商务厅公开了“三公”经费;公开最少的部门是人大、政协和物价局,分别只有1个省份的该部门公开了“三公”经费。

值得一提的是,“三公”经费公开情况的好坏似乎与经济发展水平没有必然的联系,经费发达地区如上海、北京公开的情况较好,但浙江、江苏却很差;经济落后地区如贵州、甘肃公开的情况较差,但陕西、青海却不错。

而态度评分,则是课题组通过信件的方式向各省份4个部门(省财政厅、人社厅、国资委及政府信息公开办公室)申请信息公开,然后根据相关回复情况评定的。态度评分满分为50分,一个省份若有两个及以上部门回复则为满分,只有1个回复的得25分,无回复的态度得分为0分。

一般预算基金包含50个小项,政府性基金包含17个小项,社会保险基金包含30个小项,国有企业基金包含16个小项。每个小项满分10分,项目评分共计1130分。

虽然中央治理公款吃喝的效果比较明显,但公众对于公款吃喝回潮的担心并没有消除。调查中,91.4%的受访者直言担心公款吃喝之风大面积回潮。90.4%的受访者表示,如果公款吃喝现象回潮,将会对政府公信力产生损害,其中78.9%的人表示损害将“非常大”。

著名“三公”问题研究专家、国家行政学院公共行政教研室主任竹立家教授,在接受采访时指出,中央此番治理公款吃喝之所以会取得积极效果,主要原因有三点:首先,中央领导集体做好了表率,有着很强的带头与示范作用;其次,对于公款吃喝问题的处罚比较严厉,比如中纪委史无前例地在全国范围内通报了6起违反中央“八项规定”精神的典型案例;最后,在治理过程中,公众监督特别是媒体监督比较到位,这有利于治理效果得到巩固。

课题组认为,在公开的“三公”经费数据中,有些地方的部门数据明显存在问题,反映出地方“三公”经费公开的真实性有待考察。如新疆上述4个部门2012年的“因公出国(境)费”均为零,这意味着新疆卫生厅、建设厅、文化厅和商务厅2012年没有一个人因公出过国(境)。实际上,在我们调查的30个样本部门中,新疆2012年公开了23个部门,其中有18个部门的“因公出国(境)费”方面均为零,只有财政厅、交通厅、国资委、体育局和地税局5个部门有“因公出国(境)费”。课题组认为,这种现象再怎么解释也不能让人信服。

与往年一样,2013年省级(不包括港澳台地区)财政透明度评估仍然包括态度评估和项目评估两个部分,满分为1180分。

治理公款吃喝如何才能持久?上周,一项对5842人进行的题为“你怎么看一些地方公款吃喝回潮”的在线调查显示,52.0%的受访者对近期新一届党中央和政府治理公款吃喝的力度表示肯定。但同时,91.4%的受访者担心公款吃喝之风大面积回潮,其中75.1%的受访者表示“非常担心”。要保证公款吃喝治理效果的持久性,71.6%的受访者首选“严格公款报销制度,禁止直接或变相报销吃喝款”。

在中国政法大学法治政府研究院副院长王敬波教授看来,公众对于公款吃喝可能回潮的担心不无道理。公款吃喝的不正之风根深蒂固,简单的行政命令只能管得住一时,很难长久。而且,我们现在许多治理公款吃喝的手段,具有很强的软约束特点。这种手段用得再多、再狠,只要根本的利益分配格局和潜规则不被改变,“上行下不效”或者“上行下假效”的问题就很难得到根治。“任何雷声大雨点小的改革,毫无疑问都会损害政府公信力。如果此次治理不能彻底解决公款吃喝现象背后的制度性、结构性问题,就有可能对新一届政府的公信力产生损害。”王敬波说。

调查显示,92.7%的受访者表示,公款吃喝治理是否成功,关键要看效果的持久性。“当前公款吃喝治理已经到了关键时期,稍有放松就可能导致大范围回潮。”湖南大学廉政研究中心教授龙太江表示,想要保住战斗成果并取得新胜利,就必须尽快完善治理公款吃喝的相关制度。首先,应该改变自上而下的治理模式,开拓公众参与监督的渠道,充分运用社会监督的力量,让个别地方政府阳奉阴违的行为无处遁形;其次,应该完善财务管理制度特别是报销制度,不能让公款吃喝款直接或变向地被报销。

其中,项目评估包括一般预算基金、政府性基金、社会保险基金、国有企业基金4个大项(总共包括113个小项)。课题组表示,之所以选择考察此四大基金,一方面是基于信息报告完整性的要求,另一方面是为与现有的财政信息报告体系相吻合。

值得注意的是,相对于普通受访者,接受调查的政府公职人员的感受更为明显。具体而言,接受调查的政府公职人员中,认为近来公款吃喝现象有明显减少的人占到了52.5%,而这一比例在普通受访者中为41.4%。

调查结果显示,31个省份财政透明度平均得分为370.56分,换算为按百分制计算的得分为31.4分,这意味着31个省份作为一个整体来看的话,只公开了全部调查信息中不到1/3的信息。因此,从调查对象的整体水平上来看,我国省级财政透明度状况仍然不高。下文的得分均为换算后的百分制得分。

课题组认为,这种做法表面看来,暂时有可能会推进“三公”经费的公开工作,但却阻碍了整个财政信息公开的工作。从信息公开的顶层设计上看,完全没有必要专门去公开“三公”经费,只要将整个财政信息公开了,人们自然就会知道真正的“三公”经费是多少。在没有整体财政信息公开的情况下,被公开的“三公”经费其全面性与真实性很容易让人存疑。 《中国经济周刊》

课题组通过信息公开申请、网上检索(如政府官方网站)及出版物(如政府统计年鉴)查找等渠道,搜索得到相关信息。项目资料查找截止日期为2012年11月30日。

对于此次中央治理公款吃喝的效果,家住黑龙江省牡丹江市的退休国企干部王忠智有着切身感受。他告诉记者,以前每次去饭店吃饭,总能碰到很多公款吃喝的干部,最近几个月,已经很难见到这样的场景了,公款吃喝明显收敛了很多。“虽然效果有了,但也仅限于收敛,而非根治。想要彻底治理,就必须在制度上下功夫。比如政府能不能从现在开始,限定每年用于公务接待的财政资金数目,然后硬性规定逐年减少的比例;再比如中央能否出台专门针对公款吃喝问题的相关规定,包括严格、刚性的惩罚措施等。”王忠智说。

对于新一届党中央和政府此番治理公款吃喝的效果,调查显示,有44.7%的受访者坦言,近来自己身边的公款吃喝现象确有减少,42.3%的受访者表示没有显著减少,13.0%的受访者表示“不好说”。

从各省份的查找结果来看,公开部门最多的是上海,30个部门中有29个在2011年和2012年都公开了“三公”经费;未公开的部门是物价局,这可能是因为上海市物价局内设于发改委的缘故,如考虑到这一因素,则上海市应属于全部公开了。

豪华饭店门庭冷落、刀鱼龙井价格跳水、白酒企业股价下跌……连月来,新一届党中央和政府在公务接待问题上频频发狠话、出重拳,公款吃喝乱象得到明显治理。然而,近日媒体暗访发现,一些地方的吃喝一条街又热闹起来,公款吃喝大有回潮之势。

为了考察各省份与部门所公开的“三公”经费的具体支出数据情况,课题组选择了卫生厅、建设厅、文化厅和商务厅4个“三公”经费公开情况较好的部门作为代表来进行分析。

竹立家认为,公款吃喝之所以容易出现回潮,根本原因就在于我国当前公共财政不透明、预算缺乏硬约束。“想要彻底防止公款吃喝回潮,就必须管住官员手中的钱,通过加强人大监督、媒体网络监督等方式,让预算真正‘硬’起来。”“从以往的治理经验来看,单纯依靠中央三令五申只能兴起一时的节约之风,运动式的治理难见实际效果,而且不可持续。”王敬波指出,公务接待的奢侈浪费之所以会成为顽症,背后的原因在于行政权力的无序行使。资金、资源、项目等公共事务,个人升迁等私人利益都在公务接待中解决,于是公务接待的规格越来越高、开支越来越大。因此,想要彻底治理公款吃喝问题,建设节约高效的政府,就必须从加快行政体制改革、规范行政权力等深层次问题入手。《中国青年报》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sharktank.cn网凤阳稜裕经贸有限公司 - www.sharktank.cn版权所有